黄帝认同与陕西公祭黄帝的再思考

时间:2016-03-25 11:20:46 来源:公祭轩辕黄帝网 作者:李桂民 编辑:李敏萱

对于黄帝的文化认同是战国时期形成的,五帝三王同宗共祖谱系的出现,就是这种认同意识的反映。在中国古代历史上,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黄帝被当做神和人进行祭祀,具有神、人的双重属性。在古人朴素的信仰里,黄帝骑龙升天的神话相当流行,甚至汉武帝突见黄帝陵,也难以摆脱黄帝升天不死何以有墓的困惑。

由于历史久远的缘故,先秦文献对于黄帝祭祀的材料比较有限,但从《古本竹书纪年》和《国语》中的记载看,黄帝较早是作为人君和先祖被臣下和后人祭祀的。战国时期的秦国曾祭祀黄、青、白、赤四帝,秦朝沿袭了这一做法,汉高祖在楚汉战争时期,由于受到阴阳五行思想的影响,提出天有五帝,增设黑帝畤,《史记·封禅书》载:“汉兴,高祖二年,东击项籍而还入关,问:‘故秦时上帝祠何帝也?’对曰:‘四帝,有白、青、黄、赤帝之祠。’高祖曰:‘吾闻天有五帝,而有四,何也?’莫知其说。于是高祖曰:‘吾知之矣,乃待我而具五也’。乃立黑帝祠,命曰北畤。有司进祠,上不亲往。”汉初保持了遣使或亲祭雍之五畤的做法;汉武帝时,采纳亳人谬忌的“天神贵者泰一”的观点,在甘泉泰畤和汶上明堂主祀天神泰一而五帝辅祀;东汉洛阳南郊圜丘祭祀,五帝作为第二等,黄帝作为五帝之一列在外坛在天神位之下,另外汉代还有对五方帝的迎气之祭。在秦汉制度化的黄帝祭祀中,可以说黄帝的人性隐而不显,不过我们从汉代留存的文字和汉武帝的疑问中,仍可以感知黄帝人王的形象还是社会的一般观念。在相当长的时间内,列入祀典的是作为神的黄帝,黄帝作为五色帝、五精帝等享祀,晋代对郑玄六天说提出怀疑,王肃等人提出的五帝不得为天,五帝为五人帝的提法,标志着祭典中是黄帝人王属性的彰显。秦汉时期尽管主要是对神格黄帝进行祭祀,但黄帝是上古圣王仍是社会上的普遍认识,汉代对人王黄帝的祭祀尽管没有制度化,但也存在汉武帝的临时之祭和王莽时期的以黄帝为初祖的祭祀行为。魏晋时期因袭了黄帝作为天神享祀的传统,主要表现为祭天随祀、明堂拜祀和迎气之祀。南北朝隋唐时期,在传统的五方帝崇拜的基础上,祀典中还出现了五人帝配祭的做法。北魏东巡之时,曾先后四次拜祭黄帝庙。但这一时期的祭祀仍属于临时之祭,缺乏连续性。在宋代,尽管宋皇室把黄帝奉为始祖,但黄帝依然有着神人的双重身份。在黄帝祭祀史上,明清时期是非常重要的一段时间,不仅黄帝的人王属性得到彻底确认,而且还确定了陕西黄帝陵是黄帝的陵墓所在,定期派员到黄帝陵祭祀,奠定了制度化祭祀黄帝陵的地位。

在历史不同时期的文献记载上,尽管提到黄帝的很多,但对于黄帝是中国历史上的名王没有异议,这种局面是在近代被打破的。虽然在20世纪上半期,疑古思想影响很大,但也仅仅局限在学术探讨的范围。长期以来,在中华民族始祖问题理解上,存在一种观点,表现为狭隘理解始祖概念,而忽视不同民族的融合性。另外,始祖本身的提法,其象征意义大于血缘认同,对始祖的认同实际上就是对于民族共同体的认同,只不过多了一层温情脉脉的血缘牵连。从历史上看,对于黄帝的认同不仅仅局限于华夏族本身,历史上的朝代更替,并没有影响中国文化的薪火相传,黄帝作为中国远古时代的圣王,得到重视和崇拜,就连一些周边民族也自认为黄帝后裔。可以说黄帝时代是中国文明开启的重要时期,对黄帝的认同是历史上逐渐形成的,对黄帝的崇拜和祭祀是中国慎终追远传统的重要体现。

黄帝陵并非一处,除了陕西省黄陵县桥山之巅的黄帝陵外,北京平谷区和河南灵宝铸鼎原亦有黄帝陵。不过,后两地公祭黄帝的时间较短,也没有产生很大的影响,而陕西黄帝陵则有着祭祀的悠久历史。明太祖在位时期,曾派遣使者到全国各地,查明先代帝王陵寝79处,后由礼部合议,合祀帝王35位,由中部县祭祀黄帝。三年一大祭,由太常寺派遣大臣前往桥山祭祀。清代沿袭了明朝时期的制度,一般是每三年一次派遣使者前往黄帝陵进行祭祀。民国时期,1935年到1947年都派员到黄帝陵祭祀黄帝,1948和1949年举行遥祭黄帝陵典礼。新中国建立以后,除了短时期外,基本沿袭了对黄帝陵的祭祀。从对黄帝陵祭祀的历史看,陕西黄帝陵是公认的祭祀黄帝的圣地,也就是说黄帝陵的地位是历史上形成的,这种优势也是其他地方所不具备的。

在祭祀热的时代背景下,各地的文化名人得到重视,并出现了多地争抢名人的现象,这种乱象是地方利益驱动所致,反映出文化资源利用上缺乏统筹规划,这个问题仅仅依靠地方是难以解决的,必须依靠更高层面的智慧。可以看到,对于庆典等活动的乱象,民政部近年已经开始着手规范,成立了全国清理和规范庆典研讨会论坛活动工作领导小组,并制定了相应文件,并对各地庆典实行审批制度,对于庆典活动的泛滥提供了制度上的制约。问题是对于已经建好的一些景区,如何协调各方利益,不过,争抢名人的做法是不值得提倡的,也是需要及时加以解决的一个问题,不能放任不管,因为这种乱象会带来不利的社会影响,也会造成经济上的盲目投资。因此,需要相关部门出台政策进行约束,限制一些工程的重复上马,也要对已经建设好的一些景区规划。黄帝祭祀上也存在这一问题,各地的黄帝祭祀活动,如果不分主次,不仅会给黄帝认知带来混乱,也会使祭祀的社会影响的效果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。许嘉璐先生曾经针对国家级拜祭黄帝指出:“现在的确到了国家做中华民族文化振兴顶层设计的时候了,也到了出台相关政策,对不同地区、不同领域各种文化如何携手共进、彼此支持,也就是整合各种体系的时候了,也到了中华民族需要有标记和符号的时候了。”这种呼吁很有必要,当然,要想解决这一问题,由于黄帝作为传说时代的人物,早在中国古代就影响广泛,各地都有黄帝的传说流传,因此,遗留到今天的黄帝祠庙、黄帝陵非一,好在当下祭祀黄帝的地方,并没有涉及黄帝地望之争,因此,只要相关部门加强引导规划,这一问题的有序化并非难事。

可以看到,陕西黄帝陵的祭祀活动,近年受到了有力挑战,影响最大的主要是陕西黄陵、河南新郑、浙江缙云三家,三家的祭祀黄帝典礼都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尤其是河南新郑黄帝故里和陕西黄陵县黄帝陵之间的竞争日益激烈。可以说,当地政府对于每年的黄帝拜祭活动非常重视,邀请重要嘉宾出席典礼,并每年举办学术研讨会,邀请一些知名学者为当地祭祀发声,引起了强烈反响。需要指出的是,陕西黄陵县有着祭祀黄帝的悠久传统,最迟从明代开始这里是被认为黄帝的陵寝所在,得到官方认可,并定期祭祀。也就是说黄帝陵的地位是历史上自然形成的,历史传统这是陕西黄陵县的最大优势,这也是其他地方的黄帝祭祀所无法比拟的。鉴于轩辕黄帝陵文化积淀十分深厚,充分发挥黄帝陵是中华文明的精神标识作用,是一个需要提上日程的问题。

陕西黄陵的黄帝祭祀活动政府重视,祭祀规格历来较高,陕西省建有专门的黄帝陵祭陵办,在海内外拥有良好的声誉。虽然河南新郑县的拜祖活动起步较晚,至今也不过20多年的历史,但由于宣传到位,成为陕西黄陵最强有力的竞争者。在黄帝祭祀问题上,笔者曾提出一种观点,就是陕西黄陵、河南新郑、浙江缙云等地的黄帝祭祀各有特色,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,并不能简单定正统。但随着黄帝祭祀上升为国家祭祀的呼声渐强,出现了国家级祭祀黄帝是应该在陕西还是河南的争论。目前来看,把黄帝陵祭祀提升为国家祭祀,多年来仅仅停留在建议阶段,对这一问题可以广泛展开讨论。,当然,对黄帝的国家祭祀也有必要被提上议事日程,因为这对于团结海内外中华民族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。在这方面,狭隘的血缘观念是不合适的。中华民族在长期的民族融合中,早已经血缘混融,中国历史上的始祖认同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形成的。对黄帝的认同,不应仅仅是对作为个体存在的黄帝的血缘认同,而是中华民族对民族共同体的认同,也就是说,要把黄帝、黄帝陵上升到中华文明精神标识的认识高度。

如何把黄帝陵是中华文明精神标识落实好,这是个需要探讨、也需要各方重视的问题。在黄帝祭祀上,陕西省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,那就是祭祀黄帝的悠久历史、当下祭墓的习俗、各级政府的重视。另外,陕西方面祭祀活动起步早、起点高,这是其他地方的祭祀活动所不具备的。近年来,河南新郑加大了拜祖大典的宣传力度,加上一些一流学者的推动,在社会上产生了较大影响,因此,在黄帝祭祀上,在借鉴各地做法的同时,陕西省也需要加强宣传力度,尤其是要加大在有全国影响力的媒体上的宣传。在宣传上,要突出黄帝陵祭祀的悠久历史和传统的延续,真正使陕西黄陵县的黄帝祭祀大典办出水平、办出影响,贯彻好“轩辕黄帝陵文化积淀十分深厚。对于历史文化,要注意发掘和利用,溯到源,找到根,寻到魂。找到历史和现实的结合点,深入挖掘历史文化中的价值观念、道德规范、治国智慧”的指示精神,充分发挥黄帝陵作为中华文明精神标识的作用,对于凝聚海内外华人和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具有重要意义。(李桂民 聊城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副教授)